穆信子

亚梅♡瓶邪Ψ叶王♚也青✦双玄

不好意思挂个假233
掉考完事情很多——所以
周末更新
抱歉了各位小天使(抱拳)

【也青】四人的真心话大冒险!(中)

四调考完浪起来!
谢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可爱的评论
受宠若惊,比个哈特♡
照例,人物属于米二大大
ooc属于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最后大家还是决定最后一刻之前保留一点儿神秘感,顺时针翻牌,当然了,张灵玉开头。

那么揭晓问题的时刻到了——

你今天的内裤花色是?

……

张灵玉甚至在心里认真回忆了一下。然后猛然发现——说不出口。

小师叔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中万马奔腾。

当然,在旁边人看来他的脸已经跟诸葛青名字一个色了。

旁边儿诸葛青正在努力扯回脸上微笑的幅度:“我也本来对这些私事是没有兴趣的,不过既然游戏规则如此,那也没有办法……”

“……”张灵玉感觉很沉重。

“是嘛,都是几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况且修道之人,本来就将这些视为身外之物,不以为意。所以灵玉真人,你今天的内裤究竟是什么颜色啊?”王也好久没这么浪过,现在也故意激他,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笑。

“……”张灵玉表示很动摇。

“就是嘛小师叔,况且这是游戏规则,愿赌服输。小师叔总不会耍赖吧……?”张楚岚及时添上最后一根稻草。

“谁会耍赖,当我是你吗。”张灵玉冷冷回了一句,又有些不自在的侧过了头。

正中红心!

张楚岚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白色。”

“什么?我没太听清啊,王道长听清楚了吗?”诸葛青把手放在耳侧问道。

“啧,我也听着不是很清楚啊……灵玉真人,再大点儿声说一遍呗?”王也一边问也一边很配合地摆出倾听状。

张灵玉小声嘀咕完简直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现在差点被这几个戏精气得吐血,但碍着有规定在先,现在也不得不鼓足全身力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说……是白色的。”

“哦——白色啊——”另三人齐声感慨。

“不要说那么大声啊你们!!!”小师叔表示很想揍人。

“好咧,第二个轮到我,”张楚岚撸撸袖子,一把捏住牌,“阿弥陀佛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观世音菩萨保佑——开!”

撩你今天碰见的第一位异性。

这个……

众人心里一盘算,张楚岚头上一滴豆大的汗珠就滑了下来。

这几天大家出门在外,如果硬要算起来唯一的异性也就是——

“兄弟,好走。”王也拍了拍张楚岚的肩,脸色沉痛。

现在轮到张楚岚cos诸葛青的头发了。

“不是……各位,这个也太……要不换个?”张楚岚垂死挣扎。

张灵玉冷冷飘来一句:“规则如此,愿赌服输,你不要耍赖。”这是刚刚张楚岚自己的话,现在倒被他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完了,四人最后的良心也没有了。

张楚岚痛心疾首。

这还没完,诸葛青像是不嫌事儿大,又往门外边喊了一嗓子:“冯宝宝!张楚岚找你!”

“靠!死狐狸你嫌我死得不够快是吧!”

张楚岚话还没说完,门就吱地一声开了。

“你找我,干啥子?”

【也青】诸葛青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诸葛青心里其实一直很忧郁

为什么呢

想自己当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撩人上至八十老妪下至三岁女童

好容易出门晃哒一圈终于找到了心中那个特殊的人

结果是个出家的死道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别理我,我有病

【也青】四人的真心话大冒险!(上)

高三狗摸摸短篇
人物属于米二大大
ooc属于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是发生在四人外出时候的事。

“哎,各位,我说光这么坐着不是个事儿啊,找点儿东西玩玩儿呗?”张楚岚穿着个裤衩盘腿坐在地上,满脸写的无聊,向其他人投去期待的目光。

“成啊,斗地主还是炸金花。”王也也正在边儿上闲得背道德经,满脑子道可道非常道跟弹幕似的滚,听着提议立即非常赞同,又看向了诸葛青。

诸葛青感觉到王也正看着自己,笑着答应:“我是没意见,两样都行。”

“停停停,你答应我还不答应呢!”张楚岚赶着掐断了诸葛青的话,“跟你们两算命的打扑克,我岂不是要输得连内裤都不剩?不行不行,不划算啊!”

“谁会算这玩意儿啊,折寿的知道不,真是……成吧成吧,你说来什么?”王也道长非常无奈,抬脸就看到张楚岚脸上露出了猥琐的微笑。

“嘿嘿,“大家这么难得聚在一起,当然要玩点儿增进感情的东西了——”

“你这小子笑得不怀好意啊,坑我们呢?”王也质疑。

“王道长您这说的什么话,我张楚岚是这种坑人的人吗?”张楚岚一脸痛心疾首地拍着胸口,换来王也“我觉着是……”的小声吐槽。

“哎,总而言之,既增进感情,又乐趣横生,老少皆宜的民间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当当当当,闪亮登场!”

“无聊。”张灵玉金口难开,此刻终于舍得给了两字的评价。

“我倒觉得楚岚这主意不错,挺新奇的。”诸葛青赞成票。

“二比一,通过!来来来正好我带了东西,小师叔发牌,绝对公平公正,都没意见吧?”张楚岚早有准备,一脸谄笑地从包里掏出一打卡片,恭恭敬敬捧到张灵玉面前。对方脸色不善,却最终也是嘁了一声,不情不愿地接过来随手洗了洗,在各人面前放了一张。

战局,开始了。

“翻牌!”

四人听令刷地翻开了自己的卡——片?

张灵玉懵逼地发现只有自己翻开了。

“???”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老司机般的的微笑。

“王道长,您先请。”

“不了不了,还是青你先来吧。”

“我倒觉得这个机会应该让给小辈,是吧楚岚?”

“够了你们都给我翻开!!!”这是来自老实人的怒吼。

【梅林传奇/AM】拥抱魔法,卡梅洛特(壹)

  壹
  当第一缕晨光透过落地的大窗落到Camlot皇宫朝殿的地板上时,当敲钟人今天第一次敲响了教堂顶上的大钟时,

  永恒之王正庄严神圣地坐在晨曦笼罩的皇座上,无声地俯视着着殿中屏气凝神的等候他发话的人群,以及,大殿正中,王座之下,恭顺的单膝跪下的男孩。

  或许你觉得不该再称呼他为“男孩”——薄薄的晨曦笼罩着他,使他微卷的黑发和纤长的睫毛都泛着金色,同时也用金边勾勒出他突出的颧骨,线条恰到好处的脸型,既不过分刚强,又不过分秀气,但下颚处略显硬朗的线条则表明着这分明是一张年轻男子的脸,他显然已经成熟。

“也许称他为青年会更合适。”亚瑟心想,看着他低着头恭敬地半跪在自己面前,半阖着的眼透着温顺的神情——一个那么谦卑,那么恭敬,那么合乎礼节的梅林。

  尽管他已经是一个年轻人,或者,一个强大的巫师。但亚瑟始终感觉,在自己心里,无论他们身居何位,身处何地,身陷何境,梅林一直都是那个调皮精灵的男孩,四处闯祸的拖油瓶,五大国最差劲的仆人,自己最忠实的朋友……

   总之不是个巫师。

   然而他任由他在自己身边装疯卖傻了十二年却毫无察觉。

   现在的梅林即使跪在阶下也让人无法忽视他周身围绕的强大力量和无与伦比的圣洁气质,低着头,也依旧高贵。

  亚瑟看着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有些一厢情愿了,梅林从来不是一个傻瓜,他也许比谁都有智慧,他也不是一个冒失的男孩,因为他的力量整个卡梅洛特都无人匹敌,他欺骗了自己,欺骗了所有人,好吧除了盖乌斯和兰斯洛特,但他却绝对怀着纯粹的善良以及十足的善意。

   至于为什么这么认为,亚瑟觉得就算他的罪名能让他被判绞死百次,他所救的生命也足以抵消这一切罪名且绰绰有余。

   不过现在无疑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的臣民还在等待他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需要先把这件事处理好——

   亚瑟听见自己沉稳庄严的声音在大厅中扩散开来,他作为一国之君,向他的臣民郑重的宣布:

“亲爱的子民们,我,亚瑟.彭德拉根,曾在继承王位时许诺你们一个公正、平等、光明的未来。许诺但凡卡梅洛特的子民,无论贵族或平民,富裕或贫穷,健康或残疾,都受到平等的尊重和保护,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有魔法或没有魔法,”

  亚瑟说到这里时顿了顿,庄重地扫视了一圈底下默默站着的众人,他看到他们紧张地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犹如等待裁决的书文,他看到他的臣民眼中泛着光芒,期冀而紧张,不安又激动地悬着心脏,等待着新时代的到来。

  他们在等他发言。

  于是他再次启口,“哪些生来具有天赋的人,他们同样是我,是卡梅洛特的子民,也是你们的同胞,他们不该受到迫害与排斥,他们理应受到理解与尊重。”

亚瑟观察到人群有细微的躁动,但很快又安静下来。看来让他们立即接受这个理念有些突兀。